2019年2月5日星期二

2019年1月17日星期四

微博傳情 - 粤剧演员朱女肇庆市粤剧团

轉自粤剧演员朱女肇庆市粤剧团微博
https://www.weibo.com/u/2192377360?refer_flag=1001030103_&is_hot=1

香港演艺学院,【蝶影红梨记】。一夜大满足大享受的艺术盛宴。无可否认,我整夜在通过龙剑笙刨姐为媒介,追慕任白,乃至唐涤生先生—-当年我无缘得见的绝代风华。
如果说任白是仙音已渺,龙剑笙算得广陵绝响了。没有看过刨姐的现场,是无法体会到她的艺术感染力的。还是那句俗话吧:“没有扎错的老倌”!
尤为敬佩70多岁的“高龄”,连续十几二十场高强度的演出,舞台上法度森严、边式工整,无异于五十的状态。这是何等气魄,这是多么深厚的功力与经年累月的自律才能做到呀。
深深拜服、深深致敬,也深深感恩这一生虽然错过了任姐,终究没有错过看一场阿刨。
亦需向演出团队的认真专业致敬。尤其是乐队。好久没有听过这么震撼动人的一堂锣鼓了。
谢谢这一夜好戏。🙏

2019年1月16日星期三

東網巨星-丘亞葵爆喜訊 阿刨年底再演《帝女花》

https://hk.on.cc/hk/bkn/cnt/entertainment/20190117/bkn-20190117090150575-0117_00862_001.html

粵劇名伶龍劍笙(阿刨)早前假香港演藝學院演出16場粵劇《蝶影紅梨記》,圓滿落幕,令大批戲迷不捨!新娛國際綜藝製作有限公司老闆丘亞葵(Vigo)在社交網公布喜訊,指阿刨今年十一月再度回港演出粵劇《帝女花》,他說:「踏入2019,親愛的戲迷們,你們的期盼,我以最淋漓的熱誠,在任姐離開的三十周年,再次感動阿刨,在這寂靜的長空中,向大家宣布,今年十一月底,阿刨再演四大名劇之首,龍劍笙帝女花,勢必哄動。」令大批影迷興奮不已,更指要撲飛再度欣賞阿刨風采!

Vigo坦言阿刨將會在西九文化區戲曲中心公演15場,十分開心能夠順利預定場地,他說:「今年特別開心,因為搵期嗰度好好彩,我記得阿刨係6號演完《蝶》,我哋8號去睇場,咁阿刨睇完覺得好舒服,再加上今年係佢師傅任劍輝(任姐)逝世三十周年,所以阿刨都想做啲嘢。」

原有班底再踏台階

早在1976年阿刨曾演出電影版《帝女花》,故今次可謂經驗豐富,再加上歌曲亦膾炙人口,雖然西九相比演藝學院座位較少,而製作費相對增加,但他坦言做得開心,沒有所謂。Vigo指平時在社交網發文只得百幾個留言,但今次公布消息後,卻在得到五百幾個留言指要撲飛,笑言從未試過,令他十分鼓舞。

Vigo表示阿刨昨晚已坐飛機返回加拿大,並會休息一段時間,大約在六月份在當地進行綵排,他說:「今次都係同《蝶》原班人馬合作,大家好有默契。」而阿刨做事認真,除演出外更會參與幕後工作,他說:「無論構思,燈光、化妝、服裝,佢都會畀意見,所以佢嘅壓力係我哋幾倍,但佢調節得好好,我對佢好有信心!」




2019年1月15日星期二

微博傳情 20190115

丘先生微博:
龍劍笙帝女花,已不再是夢,曾經有多少個夜,徹夜難眠,忘不了八年的並肩,一個牢固的諾言,無數的忐忑,欲言又止,縱使有無數的夢,卻想在人間裡忘川,蝶影過後,寂寞難靠,以為可以給自己一個理由,卻捨不得放手,或許是註定的緣份,給我們更好的約定,踏入2019,親愛的戲迷們,你們的期盼,我以最淋漓的熱誠,在任姐離開的三十週年,再次感動阿刨,在這寂靜的長空中,向大家宣布,今年十一月底,阿刨再演四大名劇之首,龍劍笙帝女花,勢必哄動。
https://www.weibo.com/u/1700685935?refer_flag=0000015012_&from=feed&loc=nickname&is_all=1#_rnd1547620451339

2019年1月13日星期日

鄧駿暉博客 - 初訪戲曲中心

https://blog.stheadline.com/article/detail/961647

折取自鄧駿暉博客:

我喜歡欣賞粵劇,但不算是標準戲迷,進劇場看戲的機會不多。不過,最近一口氣欣賞了兩場粵劇,算是滿足了一點「戲癮」。

          龍劍笙是我甚為欣賞的文武生,她每次回港演出,我都買票入場,這次她演出《蝶影紅梨記》亦不例外。趙汝州與謝素秋的愛情故事可歌可泣,是我最喜歡的粵劇戲寶之一,〈隔門〉一幕,汝州與素秋未能相見,隔着門同哭互訴衷情,那份哀痛深深打動了我。

          阿刨夥拍新人演出,精采程度不減,在台上的一舉手、一投足,盡顯功架,每次出場都贏盡觀眾掌聲。我沒有欣賞過她二十多年前的演出,但覺得年屆七十四歲的她,在台上仍是英姿颯颯。

2019年1月12日星期六

粵劇傳承要手把手\大公報記者 葉中敏

http://www.takungpao.com.hk/culture/237147/2019/0112/233079.html?fbclid=IwAR3dOKvlbPt9Q0PIIraUDcJG2UIz_7Crvl8-95QalDtQwGk7btiNO3oYRus
二○一八和二○一九年交匯之際,可以說是本港粵劇界罕見的一個「高峰期」:恍如牛郎織女一年一相逢的「阿刨」龍劍笙遠自溫哥華回港會戲迷,在演藝學院一錘鑼鼓跨年演出十六場《蝶影紅梨記》;緊接着,由仙姐督導的寶珠姐與「阿嗲」梅雪詩將在西九戲曲中心上演《再世紅梅記》,兩個演出均掀起一陣撲票熱潮。
  當然,在這兩大盛事之間,便是西九文化區戲曲中心的隆重開幕,先是由「阿姐」汪明荃率「八和」子弟上演開台例戲及連場免費戲,到本月二十日便是第一台正式演出《再世紅梅記》登場。
  一則以喜一則以憂
  而在此期間,尖沙咀香港文化中心、高山劇場、新光戲院及各區會堂仍持續有粵劇演出,鑼鼓聲響遍全港。
  然而,「班霸」登場、「西九」開幕,眼前農曆新年將至又是粵劇演出最旺場的日子,過年睇大戲仍是不少中老年一輩市民的習慣,但對了解情況的戲迷來說,心情仍只能夠是「一則以喜、一則以憂」而已,未能為眼前的一片繁榮而感到太大的欣喜。
  龍劍笙的《蝶影》,演出是成功的。數年前,班主丘亞葵憑着一股「傻勁」,遠赴溫哥華,說動了「阿刨」重上舞台回港演出。VIGO對戲曲是有心和有熱情的,但到底並非「班政」出身,初期搞的「一生配兩旦、一晚演兩戲」,上半場《牡丹亭》、下半場《紫釵記》,由新進花旦鄭雅琪與李沛妍兩人隔晚上下半場輪流上陣,不僅把個龍劍笙累得暈頭轉向,就是睇戲的觀眾也覺得很不習慣,更未能達到培植新人的目的,不少觀眾只以「肥啲嗰個」或「瘦啲嗰個」來區分兩個花旦,相當「搞笑」。
  今次推出《蝶影》,重回一生一旦的傳統配搭,丘亞葵最終從善如流,雖然難免令沛妍感到失落,但從演出效果而言,證明回復正軌是正確的。鄭雅琪本身有不錯的功底和條件,樣靚、聲好,而且有悟性,在「刨姐」的悉心指導下,在台上的謝素秋是「對辦」的,較之前的演出有明顯的進步,主要是感情放得開、入到戲,唱腔、台步、水袖也見功力,未來只要在「穩重」二字上再多下功夫,避免給人「滾水淥腳」般的感覺,這次演出之後「正印花旦」的位子是坐穩了的。
  而無可置疑,整場「蝶影」演出,「靈魂」就是龍劍笙一個人,只要是趙汝洲上場,成台戲立刻就「生」了起來,唱做節奏明快了、感情交流強烈了,就是鑼鼓也顯得分外有精神。當然,說成場演出就看「阿刨」一個人,說法似乎不太公道,但如果反過來說,台上的趙汝洲不是「阿刨」,而是換了另一位文武生來演,效果又會如何呢?答案顯然是兩回事。
  今日出現在觀眾眼前的龍劍笙,「張狂」之氣大減,多了幾分沉穩與老練,表演不追求劇場效果,更着重的是刻畫人物,感情演出是已臻「化境」了。「阿刨」能有今天的成就,決非偶然,除了恩師任、白多年的教導外,「阿刨」本人對藝術一絲不苟、精益求精的態度是更大的關鍵。
  就以此次《蝶影》的演出來說,人人都知道,「賣」的就是一個龍劍笙,全台戲名氣最大、資格最老、唱做最精的也是一個龍劍笙,用句俗話來說,「綁埋一隻手」用半力也已經「殺曬
」。但事實卻是,一個晚上三個半小時,演得最投入、最賣力、最認真的那位恰恰就是龍劍笙,她不僅自己落足全力,看得出她還在盡力帶動對手入戲和帶動成台戲的演出,那種敬業樂業和認真負責的精神實在值得敬佩和令人感動,也不枉兩位師父的提攜和「刨姐」自己說的華光先師「賞飯吃」。
  不過,眼前越是看「阿刨」在台上光芒四射、得心應手,就越是令人難掩心中那份不安與惆悵。龍劍笙自踏入任白師門、「雛鳳」嶄露頭角,到後來大紅大紫,距今已經是四、五十年前的事了,但半個世紀後的今天,舞台上的「阿刨」仍是誰與爭鋒,這到底是值得高興還是感嘆的事?任、白、波、四叔等名師名角和唐滌生劇本更何處尋覓?當年雛鳳已變「老鳳」,「阿刨」、「阿嗲」又還能再演幾年?
  應設機制培養新秀
  當然,粵劇界的現狀和前景也未必就如此暗淡和悲觀,近年也的確湧現了一批質素不錯的新人,如鄭雅琪、李沛妍、謝曉瑩、王潔清等一批新進花旦以及更新一點的林穎施,文武生也有藍天佑、宋洪波、譚穎倫、王志良等人,只要有更多演出機會和名師指點,未來是可以有更佳表現的。目前關鍵是這批新人千萬不能自滿,要更好向前輩學習,努力提高自己的表演能力和文化素養,須知道藝術上的成功是絕無僥幸和捷徑的。
  而另一方面,在新人成長的同時,更重要的是整套戲曲演出機制,包括特區政府的文化政策、演藝學院與八和會館的人才培訓,以及演出場地、宣傳介紹、走入校園等方面,都必須要全面的開展和配合,才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否則,空有西九戲曲中心這樣殿堂級的場地,卻無殿堂級的演出、殿堂級的效應,能不使人徒呼奈何?
  事實是正如前面所述,眼前粵劇界已有一批新秀開始冒起,而且具備發展潛力,但問題是缺乏一套行之有效的機制去幫助他們提高和成長,不少新人只是日復一日、年復一年地在台上「賣藝」,靠自己的摸索和積累經驗去慢慢提高。粵劇界過去門戶之見、不肯教人的陳規陋習今天已改變不少,但要老一輩肯「出手」教新人以至傾囊相授,在金錢和物質上必須要有一定的回報,令他們生活有着落、無後顧之憂,也感受到被尊重,才會有好的效果。
  這一藝術上的傳承工作,很難叫新人們自己去承擔,必須要由特區政府相關部門擬定計劃、給予資助,八和會館和演藝學院具體執行,組織已經上台的新人分期分批集中排戲和提高,在停演的日子可以領取生活津貼。師資方面,本港仍有一批健在的中老年粵劇藝人,他們當年未必是獨當一面的大老倌,但舞台經驗豐富,知道成台戲的「來龍去脈」,包括角色應該怎樣演和「關節」在那裏,可以起到提點的作用。而一批仍活躍在舞台上的大老倌如阮兆輝、尤聲普、羅家英、李龍、龍貫天和南鳳、尹飛燕、陳嘉鳴等,也應逐步以課徒授藝來取代商業演出,傳、幫、帶的貢獻會比自己登台更大。
  提個大膽的建議,「阿刨」今、明年如果再回港演出,戲迷當然歡迎和照樣「搶飛」,但「刨姐」假如能有計劃地安排一些傳承工作,選擇幾位新進生旦中的可造之材,具體指導他們排演師父任白的「戲寶」,就如指導鄭雅琪、李沛妍般「手把手」的教導,那就真要說一句「功德無量」,也不枉恩師當年的悉心栽培和戲迷的長期愛護。當然,師門規矩森嚴,但為了粵劇藝術的承傳和發揚,只要是出諸公心、不圖私利,相信是會得到各方理解和支持的。

2019年1月11日星期五

想講就講 2019

歡迎留言。

林爽兒 【爽姐私語】台上台下

http://paper.wenweipo.com/2019/01/09/CF1901090005.htm?fbclid=IwAR3vEoh5s_2n4r1-v7UU7yfXkAaU9b-yIymOwxzq_deYmMoeF-JQb9b_0z8

林爽兒

十六場的舞台演出圓滿落幕,萬人迷龍劍笙(阿刨)完成了精彩演繹的《蝶影紅梨記》,萬千寵愛在一身的龍劍笙,這十六場演出令她更上一層樓,所有觀眾對她的評分都是滿分,此刻是她在舞台上的巔峰,然而她會繼續這巔峰上的成績?我們都是未知數。

尾場的晚上,龍劍笙再三謝幕,觀眾依依不捨,再三謝幕之後又再謝幕,癡情的影迷戲迷,拿蝴蝶燈棒在台下揮動,喊叫!就是捨不得他們的偶像離開他們所鍾愛的舞台,我站在虎度門,我前邊站製作人投資人丘亞葵(丘生)全心全意一力打造萬人迷龍劍笙的舞台演出,把她的魅力再度散發在舞台的燈影下。

相信此刻她亦是心情複雜,感觸良多,看自己今天的成績,看台下她的粉絲,看老倌們手拉手不停地向觀眾致謝,她是否也有依依之情?她是否仍未捨得把它放下?終於謝幕完了,老倌趕入後台,想爭取時間捉住龍劍笙和丘生合照留念,可是阿刨被催促,而匆匆地和丘生擦身而過離開了舞台,沒半點留戀!我看有點戚戚然!難道她們的情真只留在舞台上?一過了虎度門他們便立即回魂?舞台表演真的如此?舞台的魅力就只在此?此刻我的思緒也有點失落,又有點莫名的哀傷,究竟是有情還是無情?我可沒有見過有人深入地了解過!

倒是幸運地擔上此劇花旦的鄭雅琪忽然回轉,再次向現埸的幕後一再致謝,也很有誠意地感謝丘生的提攜,拉他們合照,總算有點意思吧!丘生那總是紳士的模樣卻教我心酸,到底他能承受多少?對他的承受力,我只會說一句:服!
之後我離開了虎度門,跑去後門,數百粉絲擠在那裡,等阿刨從那裡過,希望親送她離去,他們是很不捨得,此刻一別不知何時再見,舞台上的偶像要回復舞台下的真身,她和大家一樣做回個普通人,然而她也會思念這一切吧!

粉絲擁在我身邊,大家都在問阿刨何時再會,確實以她今天的狀態,再上一次又一次的舞台,依舊能顛倒眾生,依舊能迷到萬人!但所見作為製作的丘生卻有意興闌珊之感。所以粉絲都在試探都在追問,但此刻誰能給予他們確實的答案?他們只好默默地期待吧!

林超榮 - 任姐再現紅梨記

https://blog.stheadline.com/article/detail/961374?fbclid=IwAR1AevrXgGAvRO2rpvbmPqTMmRcck9VZBpXLYZkDqm10O5pUwhxWut7yK9g

二○一八年年尾,劉德華抱恙取消餘下七場演場會,歌迷失望,也關心劉華的身體健康,畢竟五十有八,兼傷瘉復出,踩二十場演場會,又跳又唱,體力透支,惹出病來。

          「五十有八,不算年齡,阿刨今年七十有四,依然在演藝開十六場唱蝶影紅梨記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 大監製邱亞葵如是說。

          阿刨龍劍笙七十有四,正係愈唱愈有,我睇最後一場,依然功架十足,毫無疲態,一出場,未開腔,一舉手一投足,台下掌聲如雷,其中有一幕《闖門》,被衙差一推,反身倒地,台下都拍爛手掌。

          謝幕。邱亞葵在台上說,粵劇前輩,同是任姐徒弟譚倩紅倩姨看完其中一場,深夜凌晨急不及待打電話給他,說,「阿刨今晚演出讓她都哭了,其中有三段,唱做功架,有如當年師傅任姐翻生,以阿刨目前狀態又一巔峰,還可以再唱十年有多,不應言退!」

          非常弔詭的,唐滌生和仙鳳鳴合作多個戲寶,燴炙人口的《帝女花》、《紫釵記》、《再世紅梅記》、《蝶影紅梨記》,劇本而論,女角形象寫得較男角出色,剛烈溫柔,非常搶戲,幸好,任姐反串小生,光芒四射,得以分庭抗禮,有時更反客為主,愛徒龍劍笙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  看《蝶影紅梨記》最後一場紅扇舞,整體效果令人驚艷,阿刨帶令一眾新人演出,花旦鄭雅琪、梁煒康、黎耀威、盧麗斯、關凱珊合作天依無縫,拍爛手掌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超榮

2019年1月8日星期二

東網巨星《蝶影》16場圓滿落幕 阿刨:多謝華光師傅

https://hk.on.cc/hk/bkn/cnt/entertainment/20190108/bkn-20190108164004545-0108_00862_001.html

相隔26年再演《蝶影紅梨記》,龍劍笙(阿刨)盡顯其超凡技藝、大師風範,傾倒萬千觀眾。16埸演出倏然而過,壓軸之夜,戲迷蜂湧台前向偶像致以最高敬意,戀戀不捨、久久不散,熱切期待不久將來偶像再展舞台風采。粵劇前輩譚倩紅衷心表示,以阿刨今時今日的狀態,應該可以再做十年!

為是次演出傾盡心力的阿刨非常感謝各方支持鼓勵,坦言每一場都是挑戰,對精神和體力的考驗,由接演排練到正式演出,承受壓力着實不輕,因為要給予觀眾最好的表現,不能讓他們失望,也是對粵劇對自己的責任。演出完畢,台前幕後人員紛紛向刨姐致謝,謙厚的她再三強調一句:「多謝華光師傅!」

新娛國際綜藝製作有限公司老闆丘亞葵說,1992年3月10日在沙田大會堂上演《蝶影紅梨記》,距今26年,今次共演16場,最後一場又是1月6曰,竟巧合地都和「6」有關,所謂六六無窮,當中是否有玄機?希望2019年大家都長長久久,幸福永久。

丘亞葵在慶功宴上提及個人對粵劇發展的期望,尤其着重粵劇改革,這是半個世紀以來,不少前輩提倡、嘗試、運用的成果,他這些年一直對粵劇有夢想有抱負,希望能承先啓後,繼往開來,只是限於能力及環境因素,不容易見到成績,但他仍有一顆熾熱的心;而他亦甚為尊敬阿刨,其敬業樂業精神及謙厚待人態度不在話下,更有極高藝術修養,《蝶影紅梨記》中「路滑青苔」一場戲,阿刨一跌一起、屈膝而上,流麗優美,環顧梨園還真不是好多人能夠做得到。

出席慶功宴的還有前輩紅伶、劇團藝術指導任冰兒,各人爭先向細女姐問好並即時合照。